时间:2022-11-14 12:18:00当前位置:诗词吧 → 7首伤感但绝美的古诗词名篇,字字扣人心弦,读来深有共鸣

7首伤感但绝美的古诗词名篇,字字扣人心弦,读来深有共鸣

 

 

那些伤感但绝美的古诗词名篇(八)

雨霖铃·秋别

柳永 〔宋代〕

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开篇勾勒场景。早秋,寒蝉凄切,长亭日暮,骤雨初晴。

我留你在这里,多饮几杯罢。可酒也喝不得,离去的小船,已经在催着出发。

最后再牵一下手,四目相对的那一刻,你我都说不出话来。

念着你将要走过的路,那是千万里的烟波暮霭,楚天宽阔,可是风里却没有我的味道。

终于还是走了,留我独守这凄清的秋节。你走后,我所经营的一切,万般的才情与风华,还剩下什么意义?

 

如梦令·莺嘴啄花红溜

秦观 〔宋代〕

莺嘴啄花红溜,燕尾点波绿皱。指冷玉笙寒,吹彻小梅春透。依旧,依旧,人与绿杨俱瘦。

婉约词,现在看来略显矫情。

 

摊破浣溪沙·手卷真珠上玉钩

李璟 〔五代〕

手卷真珠上玉钩,依前春恨锁重楼。风里落花谁是主?思悠悠。

青鸟不传云外信,丁香空结雨中愁。回首绿波三峡暮,接天流。

同样是婉约词,但下阕的第一句却营造出雨中看雾花的朦胧美,用这种朦胧美非常精准的勾勒出“相思”的味道。

 

清平乐·别来春半

李煜 〔五代〕

别来春半,触目柔肠断。砌下落梅如雪乱,拂了一身还满。

雁来音信无凭,路遥归梦难成。离恨恰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。

到李煜了。李煜的悲伤,要更大一些。

别人的怀念,或是人,或是物,或是故乡的一座宅院。

李煜的怀念,是一座城,一城的宫殿,一个曾经统治的国家。

触目所及,天地入春,生机勃勃的一片,入眼却是如此销魂。凋零的梅花如同去年冬天的雪花,剪不断,理还乱。拂去一身,不多时,又落满。

大雁北归,并未带来南方的消息。山高路远,做一个回家的梦都成了奢求。

心中离恨,如同春草,蔓延直到天涯海角更远的地方,仍然在不断的蔓延着。

此时李煜的心,李煜的思念,已经没有一个明确的对象了。故国已经成为历史,他所怀念的一切只存在于自己心中。

因此,思念无止境的蔓延着,漫无边际,漫无头绪。

 

虞美人·东风荡飏轻云缕

陈亮 〔宋代〕

东风荡飏轻云缕,时送萧萧雨。水边台榭燕新归,一点香泥,湿带落花飞。

海棠糁径铺香绣,依旧成春瘦。黄昏庭院柳啼鸦,记得那人,和月折梨花。

关于爱情的离别词。

 

西塞山怀古

刘禹锡 〔唐代〕

王濬楼船下益州,金陵王气黯然收。

千寻铁锁沉江底,一片降幡出石头。

人世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。

今逢四海为家日,故垒萧萧芦荻秋。

刘禹锡的咏史怀古诗。前面两联叙述了孙吴灭亡的过程,后两联从历史转入如今。

金陵城的王气已经消逝,红尘中的人一代代更迭,每一代人有着不同的愁绪。

我站在这萧瑟凄冷的地方,想起它曾经繁华如许,不禁感到更加悲怆。

 

菩萨蛮·平林漠漠烟如织

李白 〔唐代〕

平林漠漠烟如织,寒山一带伤心碧。暝色入高楼,有人楼上愁。

玉阶空伫立,宿鸟归飞急。何处是归程?长亭更短亭。

许多人下意识觉得李白是盛唐人,不写词。

其实,李白在文学史上不仅扮演着“诗仙”的角色,更是一个文学形式的探索者。

民歌、乐府、古风、格律、词、赋,这些他都有过涉及。除却知名的古风外,李白在词上的造诣真的不低。

比如被王国维盛赞的“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”,在比如上面这一首“长亭更短亭”。

词的结构非常清晰。从远景一片林烟,到高楼离人的特写。再从离人的视角出发,将读者视线聚焦到飞鸟身上。

想象着飞鸟归家的路径,不禁又联想到漂泊在外的离人。现在在何方呢?

在千万个离亭之外,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。